暮黎🍋

胸に残り離れない苦いレモンの匂い

〔新雙黑〕a sky of stars

BGM:a sky of stars-Coldplay

特別感謝矽小姐。


如果世界只剩下我們兩個人,你會不會感到害怕?——幾米・星空


中島敦一覺醒來覺得安靜過頭了,他平常睡的壁櫥該只有一兩坪大,但無聲的環境讓他靜感覺自己隻身一人被遺落在偌大的荒原。他從被窩裡起身,手腳併用扒開壁櫥門想爬去找室友確認狀況。拉開門環顧四周,房間那麼小,除了疊好的被褥卻不見少女蹤影。這就十分奇怪了。他聯想到當初因為澀澤龍彥的異能影響整個橫濱成了霧都,空無一人的景況。而現在連鏡花都不在身邊,看來事有蹊蹺,他得動身去尋根究底。
想來那時自己尚未成熟,總是依靠著少女纖白的手拉扯自己拼命前行,自己...

我對不起眾天下龍彥粉⋯⋯


很久的梗了純供博君一笑

〔敦芥〕剪髮

中島敦右手拿著剪刀,左手拿著梳子,戰戰兢兢逡巡。對比芥川龍之介圍著大如斗篷的圍巾,闔著雙眼好整以暇。中島敦咽了口水,錯覺自己才是在刀殂上的魚肉。
「你蹉跎好了沒?」
「好⋯⋯好了!」
他克制自己顫抖的雙手,深呼吸口氣,傾身伸手將刀鋒穿過他額前過長的髮絲,剪下第一刀。那綹青絲靜靜地散開,脫了根似地落在圍巾布料表面,有些著了地。確定沒有出太大的岔子後他大口吐氣,剛剛不自覺地憋住呼吸,有了好個開頭,心裡有個底,他忍不住給自己鼓勵,梳理一會兒芥川的瀏海,繼續下一刀。
某種層面上,芥川可真是心寬,將自己一切暴露在敵人面前,不就像攤開最柔軟的肉身,在日光曝曬的蚌類?
「你最好別輕舉妄動,連那異想天開的念頭都一併打消...

〔敦芥〕有心論



芥川龍之介至今為止到底殺了多少人,他已經疲於去計算了。乾脆不去探究,反正到頭來亦是無果。
港口黑手黨的無心之犬、冷血的惡魔等等稱號他倒樂於用在自稱,興許也是一種自嘲。當中島敦要求他六個月不血刃任何一條生命時,他勉強答應了下來,事後卻產生質疑:若不再奪去任何一條性命,便如同死神還能被稱為死神那樣,芥川龍之介還身為芥川龍之介嗎?
「不殺人的黑手黨⋯⋯」
他想起曾有這號人物,名叫織田作之助。太宰先生的友人。
尚且年輕的他汲汲營營於恩師的肯定,現在回頭看來淨是些愚莽的舉止。於是他重新審視織田作之助的所做所為,他試圖在其中尋找答案,來推斷無心之人也能有心的論證。
他陷入苦惱與困惑,他不確定自己推論的答案是否正確。...

〔黑水晶|磷葉石〕你教會我的事

黑水晶|磷葉石+綁頭髮by小瑜的許願

*換頭後

*漫畫47-48話


對於隨傳隨到,彷彿只要有同伴提及裝扮相關的話題便無所不在的紅綠柱石他實在是再感激也不過了,再繼續這樣跟某人相處下去,就算硬度有足七如他也感到頭疼欲裂。
在那場戰役後有多久沒見到青金岩了?春去秋來,他還是陷入深眠,與帕德瑪剛玉不同的是,因為失去了下半身,他不曾醒來,也沒有機會能夠醒來。
準確來說並不是「見」,他總是透過某人的五官去感知他的存在。包含他凜冽的聲線,沉穩的嗓音;總在呢喃一串自語後,揚起聲音對他們下達準確的指令。正因為是搭擋,雖然不致雙晶構造的紫水晶般形影不離,但彼此的一切,相較其他人還是更一步熟知的。

所以他...

© æš®é»ŽðŸ‹ | Powered by LOFTER